哪些梦不能解析

  任何的释梦都是以一种心理学理论为前提的指导。或更推而广之,是以一种对人心理、生理、心身关係,乃至人与宇宙关係的理解为前提的。就像任何理论都是在一点点接近真理一样,释梦背后的理论真理有一个从不完善到趋向完善的过程。所以,在这个意义上,释梦的价值不在于这个梦到底是什麽?而在于它对梦者的启示,对梦者人生的完善有什麽价值。也正是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才说,梦的解释用不同的理论背景来解都可能是对的,但对不对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从这些解释中,我们能得到什麽启迪,对梦者心灵的成长有怎样的意义。 
  一个梦就像投人心湖的一个石子,一圈一圈的涟漪就是它的回声。我们从不同的理论出发,有的听懂、看清楚了它的一道涟漪,有的则听懂、看清楚了另一道。所以对同一个梦,用弗洛伊德层面解是对的,用荣格层面来解同样也是对的。只是根据笔者多年的释梦经验、心理治疗的经验中,我们更倾向于荣格层面对梦的解释,因为后者比前者更具建设性。荣格说梦是启迪,是人潜意识在努力使整个心灵更趋于合谐、更合理。而弗洛伊德说,梦是像野马一样的无法自制的冲动,它的慾望就是、达自己。弗洛伊德的释梦是告诉你:你是这样的,而这个这样你的意识并不知道。荣格的释梦是告诉你:你可以怎样做就会更好。
  也许荣格看清。听到的涟漪也不是最后的一道。我们只有在不断地探索心灵的过程中,才能更全面。准确地把握梦。
  一位30岁的女性梦见她儿时邻居的伯伯死了妻子,而这位伯伯忽然向她求亲,请她嫁给自己。

  在弗洛伊德层面瞭解,这是个典型的愿望满足的梦。梦者希望自己取代那位伯母的地位成为那个伯伯的妻子。这样完全解得通,梦者承认她从小就幻想这个伯伯是她的父亲,因为他儒雅、温和。
  但是在荣格的层面上,这个梦是个人格整合的梦,梦中的伯父是梦者的阿尼玛斯原型。这个「求亲」意味着梦者的阿尼玛斯与梦者现有人格的整合。而梦中伯母的死亡意味着梦者一种旧的人格面具将被新的所取代。通过分析知道,梦者认为这位怕母的性格是传统而保守的。所以这个梦的意思是:原始人提醒梦者要改变传统、保守的性格,把自己嚮往的儒雅、温和的性格整合进来,这样解释也是解释得通的。因为这位女性的性格既有保守的一面,又因为焦虑而常常发脾气。
  从我的倾向性来看,我更愿意从荣格层面解释,因为这,会为她的人格完善打开一扇门。
  一位30岁的女性梦见她儿时邻居的伯伯死了妻子,而这位伯伯忽然向她求亲,请她嫁给自己。

  在弗洛伊德层面瞭解,这是个典型的愿望满足的梦。梦者希望自己取代那位伯母的地位成为那个伯伯的妻子。这样完全解得通,梦者承认她从小就幻想这个伯伯是她的父亲,因为他儒雅、温和。
  但是在荣格的层面上,这个梦是个人格整合的梦,梦中的伯父是梦者的阿尼玛斯原型。这个「求亲」意味着梦者的阿尼玛斯与梦者现有人格的整合。而梦中伯母的死亡意味着梦者一种旧的人格面具将被新的所取代。通过分析知道,梦者认为这位怕母的性格是传统而保守的。所以这个梦的意思是:原始人提醒梦者要改变传统、保守的性格,把自己嚮往的儒雅、温和的性格整合进来,这样解释也是解释得通的。因为这位女性的性格既有保守的一面,又因为焦虑而常常发脾气。
  从我的倾向性来看,我更愿意从荣格层面解释,因为这,会为她的人格完善打开一扇门。
  解梦的最高境界本来是不必说的,一个人解梦多了,自会领悟,而不曾领悟时,我说什麽都是没有用的。但是,我不妨勉强解说一下,为什麽解梦的最高境界是不解之解。
  首先,任何对梦的解释都是不完满的。

  在浅层次说,正如我们翻译外国语言的作品一样,不论你的译文多麽好,它和原文总会有一些不同。Cat译为中文是猫,但是Cat不等于猫,因为在西方文化中,Cat这种动物神秘而诡异,有如一个巫女,而中国人对猫的主要印象是乖顺柔和的。因此,翻译总会或多或少地改变了原文的神韵。翻译文学作品如此,译梦也是如此。任何对梦的解释都损失了梦本身的一些神韵,气氛。释梦把生动有活力的梦固定化了,梦像鲜活的鱼,而释梦像鱼的照片,哪个更生动更有意味?梦有一层又一层有时是无穷尽的含义。释梦一般只是揭示出了它的一种或二三种含义。既使释得极为准确,也会产生二个不好的后果听到解释的人误以为「这个梦就是这个意思」。梦的一个被揭示出的意义无形中掩盖了梦的许多其它意义。所以任何对梦的解释都是不完满的。正如任何译文都是不完满的让另一个人深入瞭解外国文学精髓的方法是:教他学习外语。同样,对梦的最好解释是不解,而是帮助梦者直接进入梦的世界,学会用象徵的语言用梦的方式去理解世界,让他直接体会梦,不经过别人或自己的任何翻译过程。
  解梦的最高境界本来是不必说的,一个人解梦多了,自会领悟,而不曾领悟时,我说什麽都是没有用的。但是,我不妨勉强解说一下,为什麽解梦的最高境界是不解之解。
  首先,任何对梦的解释都是不完满的。

  在浅层次说,正如我们翻译外国语言的作品一样,不论你的译文多麽好,它和原文总会有一些不同。Cat译为中文是猫,但是Cat不等于猫,因为在西方文化中,Cat这种动物神秘而诡异,有如一个巫女,而中国人对猫的主要印象是乖顺柔和的。因此,翻译总会或多或少地改变了原文的神韵。翻译文学作品如此,译梦也是如此。任何对梦的解释都损失了梦本身的一些神韵,气氛。释梦把生动有活力的梦固定化了,梦像鲜活的鱼,而释梦像鱼的照片,哪个更生动更有意味?梦有一层又一层有时是无穷尽的含义。释梦一般只是揭示出了它的一种或二三种含义。既使释得极为准确,也会产生二个不好的后果听到解释的人误以为「这个梦就是这个意思」。梦的一个被揭示出的意义无形中掩盖了梦的许多其它意义。所以任何对梦的解释都是不完满的。正如任何译文都是不完满的让另一个人深入瞭解外国文学精髓的方法是:教他学习外语。同样,对梦的最好解释是不解,而是帮助梦者直接进入梦的世界,学会用象徵的语言用梦的方式去理解世界,让他直接体会梦,不经过别人或自己的任何翻译过程。
  不解之解不是解释,也不是不解释。别人讲了一个梦,你把它重複一遍。这种解梦方法不是太简单了吗?别人梦见鬼,你告诉他,「这说明你的魂遇见了鬼」,这种解梦只是愚蠢的的迷信。这些方式不是不解之解,只能称为「不解」,是对梦的不瞭解,不懂。「不解之解」不是「不解」,而是「解」,是用「不解释」的方式「解梦」。
  不解之解是指解梦者已经用自己的「原始人」,完全把握领悟了对方的梦,这种领悟虽然不能用语言表达,但是是十分明确、清晰的,正如老子说的:「恍兮忽兮,其中有象……其像甚真。」只有在这种领悟之下,你的「不解之解」才对对方有冲击力,才有可能启发对方,使对方懂得自已的梦。你虽然只是重述了一遍对方的梦,但是重述时,你的声调语气都不自觉地传达出了你对梦的领悟。有个老禅师已经开悟,人们问他「什麽是佛?」他总是竖起一指,他的一个小徒弟看得多了,当有人间起时,也竖起一个手指。老禅师的竖起一指是对佛的「不解之解」,而小徒弟的竖起一指则只是「不解」。理解梦境虽然不可以和理解佛相比较,但是不解之解的境界也不是很容易达到的。

分页: 1 2 3